Velas电波站 5859 kHz

妮娜和黛琳一路北行。她们的目标是远方那个“永远没有活尸的乐园”,艾芙嘉城。

以下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All characters appearing in this work are fictitious. Any resemblance to real persons, living or dead, is purely coincidental.

1

自从在“新米尔德大崩溃”中逃脱之后,妮娜和黛琳便一刻不停地开车北行,目的地是艾芙嘉城——那个人们口口相传的“永远没有活尸的乐园”。而这已经是她们奔波的第二十三天了。

“星卡敦!”看着高速上的出口标识牌,副驾驶座上的黛琳突然欢呼雀跃起来。她拉扯着另一名女孩的衣角说道,“妮娜,我们在前面下高速好嘛?”

妮娜用左手手臂稳住方向盘,右手拿起地图利索地瞄了一眼:“星卡敦不是橙色安置点嘛。还记得橙色代表着什么?”

黛琳当然已经是把那本安全守则背得滚瓜烂熟了,此时她生硬地复述道:“‘橙色代表该安置点在12小时内收不到驻守部队报告,可能有被活尸袭击的风险,不建议停留。’”

“是的,黛琳小姐,‘不建议停留’。”

“可,可是,”女孩不由得捋着搭在胸脯前的金色长发,“之前我们不也是在橙色的安置点加油嘛,那次可是平安得很咧。”

“上次那里是因为雷雨天气干扰了报告,所以才会显示为橙色的。但你看今天……”还没等妮娜说完,自清晨来就一直阴沉的天际忽的响起了一声闷雷。不知何时起,西南方的天空出现了一大片黑压压的雨云,正缓缓向她们的位置飘来。

“看吧,”黛琳用满意的语气哼哼道,“而且油标也亮红了,离下一个安置点还有四百多公里咧,真的没问题?”

驾驶座上的女孩用食指弹了一下黛琳的脑门。

“又在打什么算盘呢,你这小脑瓜子,”妮娜叹了口气,只好将车拐入了写着“星卡敦”字样的公路出口,“这次也是只能买罐头和水哦。不要乱花钱。”

“嘿嘿。”

“星卡敦”这个名字对于爱打扮的黛琳来说着实再熟悉不过了。记得以前在新米尔德的时候,她喜欢的时尚节目上常常能见到odżywka的广告。广告上面说,只要轻轻抹一点这种星卡敦产的润发素,即使再干枯的头发也很快会变得柔顺起来。黛琳那头漂亮的金发是她从小到大最为爱惜的宝贝,但自打离开新米尔德后,她就再也没机会打理它们了。因为这件事,这些天来她心里一直十分难受——这比每顿吃着同样味道的快速罐头、喝着让喉咙发干的临时饮用水还要让她难受许多倍。

不过这一点,她却没告诉妮娜,即使说了,对方也一定不会理解她的吧。这种爱惜头发的心情,是为了旅途方便而干脆了当地把自己亮丽的红棕色的长发剪短的妮娜绝对无法理解的。

而且黛琳自己也无法理解,为何那个先前和她一样爱美、一起追着时尚节目看的妮娜,在短短的三个星期里会变得像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的。仿佛除了这台车、罐头和水,如今就再没有其他东西能勾起她的兴趣了——不,不对。还有后备箱里那只藏青色的、比黛琳的半身还要长些许的旅行袋。那个胀鼓鼓的袋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呢?记得前几天黛琳想拉开那个袋子看个究竟,却被妮娜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黛琳从来没见过那么可怕的妮娜。那时的对方仿佛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变得好陌生。

那个活泼可爱的妮娜,现在被藏到哪里去了呢?

2

让她们安心的是,星卡敦里确实看不到活尸的踪迹。不过很奇怪,在越过星卡敦的围墙后,映入她们眼帘的只有路上一辆辆瘫痪的汽车和满地的玻璃碎屑;放眼望去,四周也不过只剩林立的建筑残骸。这个镇子实在安静得出奇,没有半点人声或是人影。

终于,透过一家超市的玻璃橱窗,她们见到里面的柜台站着一名瘦削的妇人。当车子在超市门口停下,妇人也朝着她们的车子招了招手,看来是可以放心了。这时,乌云已笼罩了整个小镇,似乎再过不久便要下起大雨来。为了节省时间,她们决定像以往那样分头行动:黛琳负责购置物资,而妮娜则负责去加油。

“只能买罐头和水哦,”妮娜边把钱和驱逐活尸用的烟雾塞到黛琳手中,边再三叮嘱着,“买好东西后就打我的手机,千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是、是。”黛琳不耐烦地念叨着、顾自走进店里。才刚目送妮娜的车子开走,她的眼神已然不住地开始在摆满了美容用品的柜台上游走起来。

此时,黛琳才注意到那名妇人着实瘦得有点奇异了。只见对方的全身被一席毫无装饰感的黑布粗鲁地包裹着,黑布下露出的、只有三个手指头粗细的手臂上贴满了歪歪扭扭的创可贴,一双凸起的眼球咕噜噜地上下打量着黛琳,苍白的脸上也几乎看不见血色——这幅情景让黛琳联想到了墓地里的乌鸦和枯树。若不是对方的皮肤惨白而非黄绿色,黛琳还有一瞬间在怀疑对方是活尸的可能。不过现在看来,比起活尸,那种身形更像是某种长期吸毒者的模样。

“买什么呢,孩子?”

在黛琳思考着的时候,妇人那嘶哑的声音突然从她耳边响起,把她吓得一哆嗦。“罐头和水,只用罐头和水就可以了。”她紧张地走向橱窗边那摆满罐头的货柜,机械地把柜子上的物品放到小推车里。

这时,黛琳发现她身边的瘦削身影也跟着把几个黄桃罐头摆进了她的购物车。

“诶,您这是……”黛琳连忙阻止着,“可是这几个罐头已经过期了,而且妮娜也不喜欢吃黄桃……”

“不要紧,我儿子可最喜欢吃这个了。”妇人咧嘴冲她一笑,干瘪的嘴唇下漏出几颗黑黄的牙齿。

黛琳一脸不解的看向妇人:“但我买了也是浪费钱……”

“还有这几个,也是他喜欢的。”对方似乎没把黛琳的话听进去,又自顾自地把好几罐沙丁鱼放进黛琳的推车。

黛琳有点被妇人的举动吓到了。她下意识地撒开小推车、连忙快步往门边走去。

“对不起……今天我还是先不买了吧——咦?”

女孩猛推了几下门把,却发现玻璃门一动不动。似乎是在她没意识到的时候,这扇大门已被妇人锁住了。黛琳的心脏开始“通通通”地快速跳动起来,她愣愣地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一旁慢慢向自己走来的女人。

“你也是,要像他们昨天那样离开镇子吗?”那个像枯树般瘦削的身影说道,“我跟那些人说了,我这里可没有什么活尸呀,我们母子俩不都好好的?只是我那孩子最近不知怎的,都不吃罐头了。哎呀,不吃饭怎么可以?于是我就悄悄抽了一点血给他喝。你猜怎么着?我从来没见他胃口那么好过。可是你看看,我儿子的胃口真的有点大呀,单靠我的话果然还是顾不过来。要不孩子,你那么白白嫩嫩的,血给我们分一些不要紧吧?”

在妇人像是在念魔咒般怂恿她的时候,隔壁的储藏室冷不丁传出了“嗷嗷”的可怕声响。“不,不要。”黛琳拼命地摇着脑袋,心脏跳得更加剧烈了。她颤抖着双手、把那根烟雾棒攥到胸前,怯怯地朝那个步步逼近的身影挥舞着——她记得安全守则上说过,驱逐烟雾只能干扰活尸的嗅觉;但对人类而言,它却与普通的香薰无异。可是如今在她面前的究竟是活尸还是人类呢?黛琳已经完全分不清楚了。

忽然,只听见“砰!”的一声,像是有一阵惊雷落向了地面。黛琳看见妇人身旁的橱窗玻璃被轰然炸开,货架上的罐头也随之被弹飞到了半空、各种颜色的果肉和汁液从裂开的罐头中流了出来,把地板的瓷砖弄得粘乎乎的。越过破碎的橱窗,黛琳看到黑压压的天空下站着一名红棕色短发的女孩子。女孩的眼神冷冷的,一支足足有自己半身高的步枪牢牢抵在她的肩窝上,枪口则死死地对向妇人。黛琳这才注意到,女孩握枪的手有些颤抖。

“妮娜!”黛琳忍不住呼喊着女孩的名字。

“琳,快过来,到车上去。”女孩厉声喝道。

“别……别……”妇人嘶哑着念叨、呆呆地看着黛琳跨过橱窗破开的大洞往外走去。

“你!敢再上前半步,你就死定了。”妮娜冲着那个瘦削的身影狠狠地命令着。

直到确认黛琳安然无恙地关上车门后,她才迟疑着放下枪管,盯着妇人的位置、小心翼翼地退着步走入了车内。

3

在车子重新回到高速上的那刻,一直在车里沉默不语的两人终于如释重负地长呼了一口气。

“你还好吗?刚刚没受伤吧?”妮娜把着方向盘、关切地问道。话音刚落,副驾驶座上的黛琳就开始小声啜泣了起来。

“对不起,我今天不该吵着要去星卡敦的,”女孩带着哭腔说,“如果不是我耍性子,就不会发生那样危险的事情了。明明这种时候大家都在拼了命地活下去,可我却满脑子还是想着过回以前的生活,自己真是太任性了……”

这时,黛琳感觉到有几个晶莹的小瓶子落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她抹掉眼泪、缓缓睁开眼。只见一个个瓶子上、那印着“odżywka”的镭射标签在昏暗的车里静静地闪着银光。

“加油站商店里见到的,”红棕色头发的女孩吐了吐舌头、狡黠地笑了,“黛琳不需要变成任何人的样子哦,只要这样一直下去就可以了。抱歉呢,几天前那个时候——我真的太紧张了,实在不该冲你发火的。”

妮娜正看着前方说着,只听见身边传来了柔和的鼻息。似乎是因为精神受惊吓后又突然放松,黛琳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看到对方这幅模样,妮娜不禁会心一笑,她拉起后座上的毛毯、轻轻盖在了女孩的身上。

暴风雨终究还是没有落下。在她们尚未察觉到的时候,夜幕已悄然降临了。浓厚的云层下,一条暖黄色的灯火的河流从妮娜头顶掠过,一路向前延伸、直到消失在了天边。

“稍微再忍一会就好。等越过了边境线,我们很快就到了。大家都说,艾芙嘉城是个四面环山的地方,在那山的窝窝里还有一面广袤的湖泊,湖面清澈得足以模糊天空和大地的界限;据说到了晚上,艾芙嘉城每个角落都是灯火通明的。从很远的地方望过去,整个艾芙嘉城就像一座被绿色拥抱的宝藏一样。到了那里之后,我们的生活一定能像新米尔德那时——不,绝对比那时还要好上很多很多倍。”妮娜细声向身边熟睡的女孩讲述着。言语之间,大山深处那流动的光芒仿佛已经跃然在她眼前。

像是在回应她的话语般,睡梦中的黛琳情不自禁地咂了咂嘴,“哼哼”地痴笑起来。

“小脑瓜子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呀。”她扶着方向盘,温柔地摸了摸女孩的头。

“妮。娜。”女孩稍稍伸了个懒腰、微笑着喃喃道,“我最喜欢你了。”

 

后记

于是就这样,我又更了一篇小说。本文源自几天前做的一个梦,是一个颇有点像《少女终末旅行》的故事。在这里想把梦里的大概内容存下来。

“你们一定要幸福呀。”在梦将醒的时分,我这样远远地祝福着她们,并以此作为这个故事的最后一段。

标签:迷你小说, 末日旅行, 治愈, 实验性小说, 白猫海賊船, 真夜中のメロディ

文章链接: https://www.velasx.com/am/5859

最后修改时间:2020年9月25日 01:06


本文著作权归Velas电波站所有。未经站长允许不得对本文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或修改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