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las电波站 5868 kHz

今年寒假的旅行回忆录。

写在前面

本文为今年1月5日至1月10日的纽约旅行的记录,写于该次旅行的七个月后。由于已经过去了太久,本文几乎是边翻着照片边写下的,不少细节已经无法回想起来;此次旅行我没有带上微单,所有照片都是由我的iPhone8所拍摄,望多多包涵。


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自然派”。比起大都市,我更喜欢大自然多一点,所以纵使几乎把周边的州立公园游了个遍,我仍是对那“近在咫尺”的纽约市不感兴趣的。但不管怎么说,要是在纽约州读了两年书连纽约市都没去过,那多少有些说不过去。如果被别人知道了,那必定会被笑话。所以今年寒假还是狠下心来与两位好友(以下称呼为小E和小V)规划了一次为期六天的纽约旅行。

1月6日 大本德 - 纽约!纽约!

大本德1

我叫王大锤,现在是2020年1月6日下午2点59分。万万没想到,这个时候本该已到了纽约的我,如今竟在宾夕法尼亚州某个人烟罕至的小镇的修车店门口晒起了太阳。要想追究这一切的缘由,便要先将时间倒回到22小时前……

遥想那是一个下着微微小雨的午后。在雪城吃过午饭,我们三人便开着小车、开开心心地赶往纽约。

金凯瑞
当时情景(设想)

不料,当距离纽约市还有160英里的时候,我们的车竟猝不及防地在半路上抛锚了。在那两小时之后,我们的车被拖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镇上修,也便由此邂逅了这个名为大本德的小镇。

本来在记录的时候我是想跳过这段的,因为每次想起,我都会不由得为好友小E和他的爱车感到哀伤。但正因为这段难忘的遭遇,反倒是激起了我们“这趟非去纽约不可”的斗志。

大本德2
说起来,小镇的景色还是不错的

傍晚时分,店主告知我们车暂时无法修好。小E于是决定把车先留在那里修、等旅行结束后再回来取,而我们则搭出租到附近的城市租了辆车、连夜开往纽约。在当天晚上9点半左右、自住处出发的30小时后,我们终于到达纽约曼哈顿了。

纽约街头
曼哈顿!

虽说纽约有“不夜城”之称,但在我们住下之后已然是10点多,才发现附近不少餐馆都关门了。在小V的一顿操作下,我们找了家名为“一兰拉面”的豚骨拉面店解决了晚餐问题(当时的我其实还没听说过这个店名,后来才发现是个相当出名的店)。不知是饿了,还是因为长期住在美国农村的缘故,我真的被那碗拉面感动到了。汤的鲜味十分浓郁。面、肉、海苔、溏心蛋,每样的味道和口感都无可挑剔,好吃得要命!

一兰拉面
餐好后,店员会拉开面前的竹帘,将餐食放到你跟前

果然大城市吃的东西就是好呀。不过消费水平也很可观就是了,毕竟是纽约。

我们晚上住的是帝国大厦旁边的旅馆,综合来看还是蛮划算的。而且拉开窗帘就能望见两个街区外耸立的帝国大厦,很是壮观,直至半夜都能见到大厦上亮起的灯火。这阵势跟我们那晚上九点路上就见不到人的村子完全不一样。

1月7日 高线公园 - 切尔西市场 - 法拉盛

时间来到了我们出发的第三日、也是到纽约的第一个早晨,今早的活动以高线公园(High Line Park)为主。高线公园是一个位于曼哈顿中城西侧的空中花园,由一段废弃的港口铁路改造而成。公园上展有许多艺术装置,且沿线的建筑也都风格迥异,在这里可以窥见纽约浓厚艺术气息的一角。不过由于是冬天,本该是鲜花盛开、绿意盎然的公园如今却是一派肃杀的景象。看不到想象中那般浪漫的画面,有点可惜。

高线公园
冬天的高线公园

说起来,我远远低估了纽约的天气。本来以为因为热岛效应,纽约的气温怎么说也应该比农村高个几度才对,而手机的天气预报也应证了我的猜想,所以此行我也只带了些平日上学保暖的衣物。谁知纽约的风是那么的猖狂,由于大道南北互通、毫无遮挡,海上的风就肆无忌惮地顺着高楼的外墙在街上呼啸。只需在室外呆个几分钟,体表温度便骤降不止。又不幸这天基本是以室外活动为主,不出两下我就被冻僵了。若不是多亏了从小E那短借的羽绒背心,估计我当天就能暴毙于纽约街头。对此感激涕零(物理)。

中午的时候在切尔西市场(Chelsea Market)的Very Fresh Noodles吃了一碗现场制作的手工牛肉烩面,十分美味!(被好友吐槽我来纽约净顾着吃面了) 切尔西市场还有条非常著名的海鲜街,里面摆满了龙虾刺身和寿司,看上去很新鲜诱人。不过由于当天天气和身体都十分寒冷,也就没有尝试了。

市场的原址是纽约饼干公司,著名的“奥利奥”饼干就起源于这里,所以在市场内还看到了奥利奥的纪念墙。但不知为什么在这里也没有拍什么正常的照片,只拍了一堆不明所以的辣椒粉(?)已经记不清拍下这张照片(下图)的缘由了,大概是在受了冻之后,内心深处十分渴望能“Hot”起来。啊,真是一篇糟糕的游记

辣椒粉
切尔西市场的辣……辣椒粉

回旅店的路上又在曼哈顿街头暴(shòu)走(dòng)了40分钟,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应该搭地铁……反正回想起到纽约的第一个早晨,总有种鲜明的“乡下人第一次进城”的滑稽感。

待到在拉瓜迪亚机场还了车已是傍晚时分。我们搭车来到了附近的法拉盛(Flushing)——纽约的华人聚集地、堪称全美最像中国的地方。的确,一下车就恍惚以为自己回到了国内,视线所及都是只写有汉字的招牌和操着普通话的华人。在这里喝到了来美国之后第一杯CoCo奶茶,真是感慨万千。随后,我们在一家记不起名字的粤菜馆吃了晚饭。餐食的味道很普通,和记忆中家乡的味道相差甚远,有些失望。不知是不是和这顿普通的晚餐有关,法拉盛并未给我留下什么美好的印象。而且这里的大部分街道都乱糟糟的,和曼哈顿整洁的路面截然不同。若说这是让外国人认识中国的一个窗口的话,总觉得有些不妥。

回去的时候终于搭上了纽约的地铁。虽说比起广州的地铁老旧很多、也脏不少,不过没有传闻中的那么惨不忍睹,还好还好。由于今天走了一天、我的身心已是十分疲惫,加上从法拉盛回曼哈顿岛的路程也很长,我不小心在地铁上睡着了。梦到了千与千寻里面坐水上电车的情景。记得那列车从一片绿地孤岛出发,在水面上缓缓行进。在车内看着窗外,望着城镇从绿地中出现、霓虹灯升起,不觉中有种寂静又美好的感觉包围了自己。若不是被好友叫醒,差点就坐过站了。好险。

纽约的地铁
原来真的没有屏蔽门啊,看上去好危险

1月8日 大都会博物馆 - 洛克菲勒中心

今天主要是在大都会博物馆内活动,终于不用在街上挨冻了。吸取了昨日的教训,我们好不容易学会了利用纽约的公共交通出行,可喜可贺。大约过了30分钟,我们到了曼哈顿上东城,远远地就能看到气派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主馆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主馆

大都会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位于第五大道、毗邻中央公园。两天来满眼灰白色混凝土的世界来到中央公园这终于出现了成片的绿色,顿时觉得舒心了不少。今年恰逢大都会博物馆建馆150周年,所以在博物馆里外都能见到相关的庆祝标语(不过上面照片里的标语似乎恰好被挡住了)。

丹铎神庙
埃及馆内的丹铎神庙

因为自幼便受神秘学熏陶,所以个人最偏爱埃及馆,而其中印象最深的要数丹铎神庙(The Temple of Dendur)了。据说这座神庙是上世纪埃及建设阿斯旺水坝时美国向埃及买来的,为此大都会博物馆还在神庙的四周修建了一个诺大的水池来还原其在尼罗河畔的神韵。神庙旁是一整面玻璃幕墙,透过窗户能看到外面中央公园四季的景色。当现代的光线透过玻璃窗照射在这古老的建筑物上时,有种奇妙的时空错乱感扑面而来。

大都会博物馆的馆内面积和藏品数量都太过庞大,只用一天时间来参观远远不够(但还是迈着疲惫的双腿走马观花地勉强转了一圈),而紧凑的行程也让我们无法充分利用起门票的三天有效期,着实可惜。最后把时间留给了二楼的19世纪欧洲绘画与雕塑展厅、对着莫奈的《睡莲》发了好长时间呆。虽然道不出其中的所以然来,但觉得心情十分平静,真是神奇。

我并非是个喜爱拍展品的人,这里只发个大概,大家可以从中感受感受。

待到从博物馆里出来,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夜晚第五大道上的风既肆虐又刺骨,幸好在数百米外的车站遇上了公交,三人终于保住了小命。晚饭是在一家韩国烤肉店解决的。烤肉店位于一个充斥着韩文招牌和韩裔的街区里头,所以它看上去挺正宗。我之前从未吃过韩式烤肉,但只觉得这顿着实新奇和美味(其中我对那碗通心粉沙拉的印象尤为深刻)。若是我自己一个人出来是绝对不会想到要吃韩式烤肉的,果然有朋友带着就是不一样。

由于预订了洛克菲勒中心(通用电器大楼)晚上的门票,吃完饭后便匆匆前往。没想到在途中偶遇了纽约的任天堂旗舰店,冒着迟到的风险还是在里面匆匆逛了一圈。虽然啥都没买(实在来不及),但心里还是觉得非常满足。果然任天堂就是世界的主宰呀。

乘着高速电梯,三两下就到了通用电器大楼的顶端。一出电梯口,一幅人类野心的壮丽图景便映入眼帘。这里的风依旧大得出奇,不过和眼前璀璨夺目的景色比起来,身体的感受什么的已经忽略了。站在这个位置,似乎轻易就能把曼哈顿任何一个角落的繁华收入眼底。一种“世界就在我掌中”的感觉在心中油然而生。反正我是真的在那里喊了「世界は、この俺の手の中にある!」 呜啊哈哈哈

“为什么不去帝国大厦上看曼哈顿夜景?”“因为在帝国大厦上看不到帝国大厦呀。”

回酒店的时候,顺路去感受了一下时代广场的光污染。不过由于施工的原因,时代广场上乱糟糟的,也总觉得没有好莱坞电影里的那般绚烂一定是因为今晚的广告还不够刺眼。成片的效果不好,就不放上来了。

1月9日 曼哈顿下城 - 百老汇

今天原计划是去MoMA(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但由于此行出发当天的意外挤掉了一些我心心念念的景点,而这些地方都在与MoMA不同方向的曼哈顿下城区,考虑到明天一早就要动身回村了,总觉得没去过这些地点终究有些遗憾,于是经商讨后我们决定分头行动,各自利用这在纽约玩的最后一天圆满自己的心愿。虽然是这样说,爱好拍照的小E最后还是和我一起结伴去下城,我对他的加入也感到十分开心。

我们的目的地是下城区最南端的巴特里公园,因为在那能眺望到纽约市的地标之一——自由女神像。但我们却不急于一步到位,而是在好几站之外下了地铁,参观沿途的几个著名的地标、顺便体验下城的人文风光。与前几天到过的曼哈顿中上城的繁忙不同,曼哈顿下城区的“纽约味”相对来说要淡了不少:这里的街区要安静许多,连行人走路的速度也变得慢悠悠的。这也使得我们的心境跟着放松了不少。

曼哈顿下城区
下城区街区一角

在地图上看到附近有一家名为“Toy Tokyo”的商店,大概是个日本食玩店什么的,好奇之余也顺路去瞅一眼。结果一进店看到里面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公仔玩具,顿时惊得迈不动腿了。

这……这里是天堂吗!

不过手办和价格都很美丽,呆了半天终究不忍心出手,临走前才勉强抽了两个食玩当做纪念。一个是Fate/Grand Order的(上面图三),另一个是宝可梦的。虽然FGO才玩了两章,但本人十分喜欢“斯卡哈”这个人物。不料最终却抽中了个贞德,很是哭笑不得,不知该说自己手气好还是不好;宝可梦倒是成功抽中了自己的本命“烛光灵”和可爱的“南瓜精”。顿时感觉今年的好运气都在今天用完了。

好不容易离开天堂重返地球,又乱逛了一段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了世贸中心。世贸中心四号楼是一个很大的商场,设计风格十分现代。和好友都在里面发现了各自喜欢的商铺和中意的商品,终究都满载而归,很是高兴。

从商场的另一侧出口走出,毫无防备地看到面前有两个巨大的坑洞。这才意识到眼前的便是世贸中心遗址、曾经的世贸“双子塔”所在之处。

世贸双塔遗址
世贸双塔遗址之一

这两个大型的下沉湖纪念碑名为《倒映虚空》(Reflecting Absence),纪念碑的四周镌刻着在“911”事件中的所有遇难者的姓名,而水流则从这些名字下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央深不见底的黑洞中,令人触目惊心。

恐怖主义是人类共同的敌人。

在为逝者默哀之时,不禁联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事件发生的那时我还很小,当初在电视上看到飞机撞大楼的景象还以为末日到了、竟不住落泪,导致至今我仍对坐飞机有阴影。但记得那时周围不少人的反应与我截然相反,年幼的我十分困惑和不解,只觉得他们的反应比飞机撞大楼更令我恐惧。后来才意识到人类的悲欢真的并不相通,让谁理解去谁的感受只会是无疾而终的事情。

和好友在纪念碑前驻足沉思了良久,终于还是无言,只好转身离去。

沿着华尔街向南走、顺便拍了拍铜牛雕像的屁股,就看到巴特里公园了。此时已是夕阳西下,自由女神像在落日的余晖中远远地矗立着,眼前这景致还别有一番韵味。但自由女神像的位置实在是太远太远了,若要切实看清楚,似乎真要坐船去到那岛上才行。不管怎么说还是看到了,此次纽约之行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了遗憾。不知为何自己对自由女神像那么执着,或许是意识里老觉得“没看到自由女神像就不能算是到了纽约”、有某种古怪的仪式感在作祟吧。

自由女神像
在巴特里公园偶遇的两位大叔,和远处的自由女神像

在巴特里公园还见到了两位扛着“长枪短炮”的华人大叔,似乎是专门为了拍夕阳下的自由女神像而来公园守候的。他们说自己的孩子在纽约工作,自己此行只是想和儿女短暂团聚,再过几天便又回国继续生活了。在他们身上仿佛看到了家人的影子,倍感亲切。

回去的时候去了中央车站,逛了车站里的苹果店和旁边的无印良品旗舰店,晚饭还去吃了一直在念叨的“西安名吃”。巴适。

西安名吃的晚餐
在“西安名吃”点的一餐

在“西安名吃”点了一碗忘了叫什么的面食和凉拌黄瓜,虽然说不上地道,但非常好吃。我非常钟爱面食,哪怕在广东自己去吃饭也是首选西北菜。感觉自己是个假的广东人。 说起来,此次纽约之行的第一顿和最后一顿晚餐都是面食,也算是圆满了。

晚饭后在百老汇和小V汇合,三人一起欣赏了著名的音乐剧《芝加哥》(CHICAGO)。整场演出可谓是美妙绝伦,能感受到演员把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地献给了舞台。也让我深信,若有机会的话真不妨静心欣赏一场百老汇的音乐剧(不论是亲身还是在网上)、让五官去体会这种鲜活曼妙的艺术的冲击,相信你也会像我一样留下一段难忘的记忆。

尾声:日常的重量

至此,掐头去尾共四天的纽约之行圆满地画上了句号。

与自己的好友一同规划如此长时间的旅行,想来也是我人生第一次。若是没有了勇敢的小E的带领、和严谨的小V做的计划,相信这场旅行便不会像这般顺利,在此对能与他们二人为伴感到荣幸和感激。

说起来,旅行期间正值美国与伊朗局势紧张时期。那时候前往曼哈顿岛无异于往风暴中心跑,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被牵连,也不知道当时的我们是怎么想的。不过也好在这几天平安无事地度过了。

我们所度过的每个平凡的日常,也许就是连续发生的奇迹。

而这句话,便是我写下这篇游记的初衷。

正如开头所说,比起大自然,大都市这种人造的景观对我的吸引力相对要弱很多。而且和洛杉矶、旧金山等美国典型大城市相比,纽约的高楼密度还要大不少、生活节奏也要快上许多许多,连人们在街上都是以堪比竞走的速度行进的。所以在纽约游走,恍惚会有种“自己不在美国”的错觉。也因此,习惯了美国乡村节奏的我对“去纽约体验这番忙碌的气氛”本是没多大兴趣的。但从纽约之行归来后,我开始重新审视这段经历,发现自己对纽约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纽约是个昼夜不停的城市。直至深夜,大道上的人和车依旧是川流不息、店铺集市始终是人声鼎沸、高楼上连缀成片的灯火陪伴着这个城市从日落到日出——这一切,都与我所在的乡村是截然不同的景致。与乡村生活的单调如一不同,纽约这个地方则充满着可能性:无数的机遇时刻从此发生、不尽的新奇静候人们尝试;各种语言和文化在这里碰撞交融、不同种族和肤色的人群在这里相遇相知。我开始能理解为何这里会让人们如痴如醉,而这些也同样会成为令我对其刮目相待的原因。

不过,纽约给我的印象不仅仅停留在一个个地标性建筑物上,它更是由一个个人、一个个瞬间拼凑而成的。对我而言,纽约是时代广场上某位流浪汉手中“Welcome to New York”的手写招牌、是在蒸汽缭绕的街区里买醉的男人的絮语;是大都会博物馆内举着画板写生的女孩那专注的眼神、是华尔街地铁站中西装革履的小伙子脸上洋溢的笑容。

我希望能借此机会,让大家看见这座城市在那新闻文字稿的概略描述中感受不到的鲜活——毕竟纵使洛克菲勒中心顶端的曼哈顿夜景再壮观,也会因尺度过于宏观、看不到“人们”的活动踪迹,而显得呆板无趣。

纽约地铁中的表演
唱着《Creep》的街头艺人和在音乐中跳舞的流浪汉,摄于纽约地铁

本认为自己并非是个热衷于写游记的人,但在美国疫情肆虐的今天再回看这段记忆时,才觉得当时的一切都是那么难能可贵——最近几个月来,大都会博物馆由于疫情原因宣布终止150周年的庆祝活动、美味的“西安名吃”因为疫情期间的不景气而濒临破产、那家让我流连忘返的任天堂纽约旗舰店在前段时间的抗议游行中惨遭不法分子打砸……人类文明的硕果既璀璨无比,却又是那样脆弱不堪。若是失去了和平与安定的基础的支撑,这一切曼妙的事物都将无以为继。虽然那时的我们还时常为旅途中的不顺而苦恼和抱怨,但如今回首才发现那时怀揣的憧憬都是那么美好,真是一段闪闪发光的、宛如奇迹般的日子。

特此把这段经历保存下来。但愿所有的动荡和不幸终究平歇,也愿和平与希望永存世间。

标签:曼哈顿, 游记,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巴特里公园, 百老汇

文章链接: https://www.velasx.com/am/5868

最后修改时间:2020年9月21日 07:13


商业转载请联系站长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本文出处及文章链接,未经站长允许不得对文章文字内容进行修改演绎。
文字内容著作权归Velas电波站所有。